2016年第9期   总第138期   2016年11月28日出版   责任编辑:季卫华

当前位置:首页 >> 随感杂谈
相关新闻
民族独立的制胜法宝:党指挥枪——记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诞生与成长
2011-10-18 00:00:00.0   管理员 发布   访问量:1051次

郭培根

编者按: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暨全面抗战80周年,职业教育学院的郭培根老师应中国民主建国会北京市委宣传部之约撰写本文,记述了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诞生与成长的历程。这支部队成立于抗日战争爆发之初,八年来在平西一带坚决抗击日寇,立下了赫赫战功。郭老师研究了大量相关史料,为我们介绍了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篇幅所限,文章有所删节。 

        浩瀚的太行山麓、绵延的燕山山脉,浓墨重彩般突兀在华北平原的西北侧,似屏障般保护着古老的北京城。座座山峰犹如身披铠甲的武士,雄浑威武;更似一座座历史的丰碑,镌刻着一幅幅保家卫国的绚丽画卷,记述着救亡图存英雄的丰功伟绩。 

        八十年前的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按捺不住狼子野心,终于迈出了武装侵华的第一步。在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北之后,1933年又相继占领了山海关、承德和通州,包围了平、津。国民政府中的投降派对日本侵略者非但不抵抗,反而在1933年5月31日与日本侵略者签定了《塘沽协定》。规定:“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回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而日军可以“随时用飞机及其它方法监察” 。这就在事实上承认了日本侵略者对东北、热河的“合法”占领,承认了包括昌平在内的冀东地区为日军可以自由行动的“非武装区”。从此,中国的半壁江山就将沦落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举国上下一派震惊、错愕、茫然与愤怒……

        1937年1、2月间,流亡在北平的东北抗日义勇军成员赵侗(满族,辽宁省岫岩县人,辽南少年抗日铁血军总司令,后投靠蒋介石)、高鹏(辽宁省辽阳市人,东北大学学生,原沈阳空军副司令员)、纪亭榭(黑龙江省东宁县人,东北大学学生,原海军航空兵参谋长)等人,受“一二·九”学生运动和西安事变的影响,准备在北平郊区开展武装抗日斗争。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在芦沟桥向中国驻军发动猛烈进攻,开始实施它侵占华北、占领全中国的侵略战争。

        7月8日,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出通电,指出:平津危急!华北危急!号召组织巩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抵抗日军的进攻。中华民族的武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经赵侗等人联络好的三十余人,相继从京城各地奔向五峰山下的白羊城村。7月22日,这是一个值得北平人民骄傲的纪念日。武装起来的三十五人,齐集白羊城村关帝庙前的广场上跪地焚香,宣布成立抗日军(第五支队的前身),举行武装起义!从此,在昌平县白羊城村诞生了北平地区第一支抗日武装。因为他们当中大多数是东北流亡学生,所以,当地百姓又称他们为“学生军”。

        为了引导这支抗日军武装,中共地下河北省委和北平地下市委立即派阎铁(原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党委书记)、徐明(原山东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一批共产党员、民先队员、进步青年进入抗日军;北平地下市委又派共产党员汪之力(抗日军中唯一身份公开的共产党员、原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院长)、史进前(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张如三(原兰州军区副政委)、王建中(原空军后勤部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王远因、冷拙、金震中(原总后勤部营房部部长)、包乾、尚英、霍志德、王文、丁丁、王达、霍炎等进入抗日军,并在不久都分别担任了各级领导职务。这对部队将来的稳定、发展、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短短几天内,部队骨干力量激增至五、六十人,从此,抗日军在中国共产党的实际领导下,如虎添翼般地迈向了新生之路。  

        8月22日晚,驻扎在圆明园一带的抗日军,根据准确情报和详细的监狱平面图,假扮日本军官骗开大门,袭击了位于德胜门外功德林的河北第二监狱。解救了几十名共产党员和所谓的“政治犯”500余人,其中包括著名的河北磁州暴动领导人唐洛寿,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的侄子李海涛,还有韩庄、马载、葛戎中(郭芳)、黄秋萍(黄叶、黄靄如)、王洁清、刘平(文化部副部级)、杨诚、毛岱(即王诚录、毛朋)、关燕生等,为保存党的干部力量作出了特殊贡献。被营救人员绝大多数参加了抗日军,使部队人员猛增至六、七百人,充实了党在抗日军的主导作用。大部分人后来在我党、政、军中担任了高级领导职务。

        抗日军智取第二监狱的胜利消息,迅速传遍四方,使北平城内日军慌恐万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七·七事变”刚刚过去四十余天,一股学生“赤匪”竟敢在他们鼻子底下砸大狱,放重犯。

        抗日军打开第二监狱的胜利信息,极大振奋了北平同胞的抗日热。城内的青年学生,爱国志士、乡下的贫苦农民受到鼓舞义无返顾地走出校门,走出家门,走出城门,走进太行山,踊跃投奔到抗日队伍中,拿起武器奔向杀敌的战场。当地流散的二十九军和冀东保安队的士兵以及其他杂色的小股武装也纷纷归附到抗日军的麾下。抗日军队伍迅速壮大,由解救第二监狱前的70多人,迅速扩充到1000多人。武器装备也得了到加强,增添了很多新式长短枪、机关枪、迫击炮。 

        随着抗日军影响的逐渐扩大,要求参军的各路民众源源不断,不同成分人员的涌入,使原本相对单纯的队伍,出现了人员来路不同,成员构成复杂,思想作风各异的现象。1937年9月5日,全军三个总队在北平西北郊区的三星庄村召开全体军人大会,宣布了纪律:人、枪归全军所有,统一调配,不服从命令者给予处分。大会还通过了“全军约法”,选举了军政委员会并通过了领导成员,宣布抗日军定名为 “国民抗日军”。军旗为红旗,白色旗裤,上书“国民抗日军”五个字。还向战士发放了红、蓝两色袖标,红色在上表示战斗,蓝色在下表示祖国河山。意为:用战斗打败日本侵略者,收复大好河山。

        全体军人大会后,部队中党的组织也相继建立、健全起来(除汪之力外,其他共产党员的身份均不公开)。经北平地下市委批准,成立了党的队委。从监狱中营救出来的共产党员,经审查批准后,也陆续恢复了组织关系,各总队也建立了党的小组,共产党员大都担任了各级领导职务,党组织的任务是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做好争取上层,团结基层的工作。

        1937年9月11日, 国民抗日军成立后的第三天,到黑山扈天门沟执行任务。日军获息后派出部队向我发起攻击。国民抗日军奋起反击,战斗中毙伤日军20多人,其余敌人被迫退守另一山头,仅以火力与我军对射、僵持。下午,突然从北平方向飞来一架敌机,擦着山头盘旋着进入我军阵地,敌机驾驶员的身影清晰可见。原29军副连长苏家顺端起机枪与战士们一阵狂射。敌机中弹起火,摇晃着机翼,俯冲至清河镇西坠毁爆炸。

        黑山扈战斗,是国民抗日军成立以来,第一次与日军正面交锋,战斗使日军死伤累累、飞机被击落、士气受挫。侵略气焰遭到沉重打击,连敌伪报纸对此也无法掩饰。北平《益世报》连续两次从反面报道了黑山扈附近的这次战斗。消息也迅速传到国外。《救国时报》1937年10月26日、1938年1月31日,两次以大量篇幅报导国民抗日军的成立、劫持河北第二监狱、黑山扈大捷等消息。指出国民抗日军是“北平近郊抗日的中心力量”。《救国时报》还就此评论说:国民抗日军的胜利,“说明日寇虽已强占北平及我北方各地,并集中大军南向侵略,但实无法巩固其后方。只要我军能进行反攻,在北方游击队与北方民众响应之下,必能消灭日寇,而收回平津及一切失地。”

        国民抗日军首创了全面抗战以来,抗日武装用轻型武器击落敌机的战绩。战况极大地震动了古都北平,使日寇猖狂的侵略气焰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也使首战告捷的国民抗日军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信心倍增。 

        秋雨连绵,日渐天寒,根据党的指示,队委决定以焦土(焦若愚:原北京市市长)为科长的地方工作科,在地方党组织负责人魏国元、张又新及20多名共产党员的鼎力协助下,大力开展地方群众工作。

        由于部队在这一带活动时间较长,纪律严明,买卖公平,以礼待人,态度和蔼,深受当地群众爱戴,群众基础较好。因此贫苦农民踊跃报名参军,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部队迅速发展到3000多人。

        日军为了彻底消灭日益壮大的国民抗日军,1937年10月3日,纠集了近万兵力在12架飞机、20辆坦克及骑兵部队的配合下突然出动,准备在平郊展开大规模的拉网式“全面扫荡”,以除“后患”。 为保存实力,部队决定进入山区避其锋芒,以利再战。

        进山后,斗争日趋残酷,生活异常艰苦,人员情绪波动极大,动摇分子纷纷脱离国民抗日军,致使部队减员至2000余人。形势的变化促使北平地下市委对部队干部进行了及时的调整。大批党员、积极分子根据组织派遣于10月上旬陆续从北平进入部队,安排担任各级领导职务。党员、干部以身作则、关怀战士的表率作用稳定了部队的思想情绪。党组织成员的言行树立了崇高的威信,起到了良好的模范带头作用,使战士斗志重新昂扬,战斗力显著提高。

        为了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纯洁队伍,使国民抗日军稳定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经北平地下市委批准,部队改队委为中心队委。随后又于10月中旬在斋堂召开了第二次全军代表大会。会议决定:①免去并开除严重违纪、违抗军令、显露叛逆之心的副司令员郑子丰、参谋长包旭堂、总队长任福祥全部职务及军籍、清理出国民抗日军。②重申严整军纪;③增选来自北平地下市委救亡组织的常戟武及王建中、沈海清为军政委员;④由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军校的常戟武继任参谋长。(摘自《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大事记1919——1949卷》)由此国民抗日军形成了完全在北平地下市委秘密领导下、更加纯洁、巩固的领导集体。

        全军代表大会确定:部队军事指挥权,须经司令员与政治部主任联名签署方能生效,各级指挥员须无条件遵照执行。从此,中国共产党在国民抗日军中的军事领导地位基本确立,一支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初步形成。这是在八路军尚未进入华北之前,由北平地方党控制的一支红色武装,开始有了当年红军支部建在连上、党指挥枪的雏形。

        第二次全军代表大会的召开在稳定部队情绪,保证党对国民抗日军的实际领导,将这支成份复杂的、统一战线性质的武装,逐步改造成为在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人民武装,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关键性作用。 

        1937年12月25日,是国民抗日军走过风风雨雨五个月最具历史意义的时刻。经中共中央批准,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正式签署命令,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宣布:国民抗日军自即日起正式列入八路军序列,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支队中的各大队建立了党的支部,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在部队得到牢固的确立。至此,这支由北平地下党亲手点燃和培育的革命火种,终于交给了党中央。

        1938年1月5日,五支队于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阜平,召开全体大会,指战员从未像今天这样群情激昂、人心振奋。“八路军万岁!”、“共产党万岁!”、“抗日救国,驱除日寇!”的口号声震撼山岳,响彻平西的山山水水。大会的召开,极大地鼓舞了全军将士的士气和斗志。

        此刻的五支队已是今非昔比:青一色的灰棉布军装、军被;武器装备在军区堪数精良:轻重机枪50余挺,并配有钢炮及电台、电话等通讯设备,军区又拨发经费500万元。

        全体大会后,被誉为装备精良、英勇善战、作风活跃的五支队,根据军区总体战略部署,为准备筹建晋察冀军区第五军分区、继续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采用由参谋长常戟武制定的训练大纲,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政治学习、军事训练。军区政治部主任(原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顾委委员)舒同、军区军政干部学校校长(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顾问)孙毅都亲临部队授课。全军上下士气高昂,为提高部队整体素质,加强部队战斗力,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938年3月下旬,华北日军分三路在飞机的配合下,对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阜平进行偷袭,迫使军区司令部转移五台山。五支队奉命迅速组织迎战,支队参谋长常戟武带领3000人迂回穿插,运动游击,连续作战,配合兄弟部队在阜平城内外与日寇展开了反复厮杀,最终使日军付出了惨痛代价,圆满完成保卫军区司令部、保卫根据地的任务。

        聂荣臻在军区司令部召开五支队主要指挥员会议,彭真作了目前形式与任务的报告,并命令五支队迅速返回平西建立晋察冀第五军分区。

        1938年4月2日,奉命回师平西驻扎在涞源城南刘胡村的五支队,准备寻机通过日军封锁线。经过实地踏勘最终决定将部队布置在绵延20公里东、西走向的二道河狭长山谷内,分三段排兵布阵:一总队总队长纪亭榭率一部埋伏于二道河东段,放日军运输队进入山沟后断其退路,另一部阻击浮图峪以东日军骑兵的增援;二总队总队长王建中率部隐蔽于二道河中段南山,借助对面山崖形成对日军运输队的夹击、实施歼灭;三总队跟随支队参谋长常戟武,设伏于西段的三甲村,阻击涞源城日军增援部队。全部战斗预定半小时内结束。

        4月3日上午8时,日军运输队果然从王安镇横冲直撞向二道河逼近,个个显露出不可一世的霸气。当敌人完全进入伏击圈后,断其退路的纪亭榭按计划‘啪、啪、啪’三枪信号发出后,五支队的机枪、步枪子弹、手榴弹全部瀑向敌人,日军突遭意外顿时慌乱一团,人仰马翻,死伤一片。

        日军随后调整队形,寻找有利地形进行疯狂反击,负责伏击的二总队战士们呐喊着从南山上似猛虎般扑向敌人,许多战士被敌人的机枪扫倒,看到战友的牺牲,战士们迅速冲下去与鬼子肉搏起来。

        史进前回忆道:“二道河(战斗)时,我是连指导员,战斗打的很惨烈,一开始就白刃战,拼刺刀。”

        此时,日军从东,西两侧的浮图峪、涞源城同时增援二道河。意图使五支队左右受敌,首尾难顾,加上中心开花,不但可解二道河运输队之围,也可将五支队聚而歼之。可是,五支队一处打点、两处阻援、一线排开、三段设伏的战法,让日军始料不及。

        据史料记载:当日,东面200多增援的日军骑兵,在浮图峪山谷突遭一总队阻击损失惨重,丧失了骑兵优势,无法逼近二道河;西侧500多增援日军步兵刚出涞源城,在三甲村也遭到三总队顽强阻击,三次集团式冲锋都被三总队死死压住,无法解救被伏击的辎重队,在阵地前留下了层层尸体。

        二道河伏击战震惊了涞源城日军,第二天便慌忙经天湖岭逃跑了,五支队趁机收复了涞源县城。战斗结束,缴获机枪1挺,手枪7支,步枪40支,战马30多匹,行李辎重甚多,100余鬼子被歼;浮图峪、涞源城东、西两侧增援日军死伤骑、步兵170多人。

        二道河伏击战的胜利,为五支队重返平西,创建第五军分区奠基了雄厚的精神与物质基础。五支队穿插到平西斋堂川后,完成了于斋堂川建立晋察冀军区第五军分区的前期任务,充实、整顿了地方政权和地方武装,建立了4个联合县政府和县大队。在斋堂川,八路军像一把利剑终于亮在了敌人的胸前。  

        抗日军——国民抗日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在党和平西人民的哺育下,这支不屈不挠的英雄部队足迹踏遍了妙峰山、燕山、阴山南麓、太行东坡、北岳及五台山。在风雨中走过了她不平凡的历程。从创立时的20余人发展到3000余人。平西人民展现了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平西百姓付出了鲜血与生命:4000多优秀青年参加了抗日武装,近千人负伤致残,800多子弟兵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年青而宝贵的生命,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才铸就了抵抗法西斯侵略者的坚固长城、铸就了平西抗日根据地这把锋利的钢刀,八年来始终牢牢地插在侵略者的胸膛:歼灭日伪军1000余人,击落日军飞机两架,缴获轻重机枪50余挺,步枪2000余支,子弹数十万发;在抗日战争历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这丰功伟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留下了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光辉一页。这一切的一切始终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

        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今天,先辈中绝大多数都已走完了艰辛、奋斗、曲折、坎坷但又平淡的一生。他们为了民族的解放、国家的独立可以义无反顾地奔向战场,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他们一生一世无欲无求、无怨无悔,平凡的人生却彰显了他们的非凡与伟大。为了继承他们的遗志、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英名伟业吧!

 

        注:部分史料引自《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第一卷)》、《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大事记(1919—1949)》、中央电视台专题摄制组、山东威海电视台专访组、《汪之力著<新中国的追求>》。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30